首个季度盈利、发力纯电动 理想汽车距“中国第一”还有多远?

经济仔细观察网记者高飞昌实习生张安宇2月25日,理想(NASDAQ:LI)发布了自去年7月上市以来的首份年度财务报告。财报表明,理想2020年全年总收入为94.6亿元人民币,销售收入为92.8亿元人民币,分别较2019年增长3226%和3202%,毛利润从2019年的10万元人民币增至2020年的15.5亿元人民币;毛利率也从2019年的0%快速增长至2020年的16.4%。

其中,理想第四季度的销售收入为40.6亿元人民币,较2020年第三季度增长64.6%;总收入为41.5亿元人民币,较第三季度快速增长65.2%;毛利润为7.24亿元人民币,较第三季度增长45.9%;净利润为1.075亿元人民币,首次扭亏为盈。理想也沦为截止目前国内第一实现盈利的新造企业。

理想的收入和毛利取得大幅增加,主要源自其交付给量的增长。交付数据显示,理想2020年交付量为32624辆,其中第四季度交付量为14464万辆,占了全年销量的44.3%。相较于2020年第一、二、三季度交付量的2896辆、6604辆和8660辆,第四季度交付给量大幅快速增长。另外,理想的第一款型理想ONE于2019年12月才开始交付,整个2019年的交付辆基数较小,这也是其2020年经常出现了大幅增长的原因。

但理想第四季度构建扭亏的“成色”并不好。2020年第四季度,理想的经营实际亏损7890万元,2020年全年的经营亏损也远高于净亏损,为6.693亿元。而所以第四季度可以扭亏,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其利息收入和投资收益的增长。财报数据显示,理想第三季度其利息收入和投资收益的金额为7026万元人民币,而第四季度利息收入和投资收益额度为1.69亿元人民币,快速增长多达1倍。

理想的毛利和毛利率也出现了下降。在2020年第三季度,理想销售毛利率与整体毛利率均为19.8%,两指标相比第二季度提升超强6个百分点,在同行业中逼近特斯拉,特斯拉的同期整体毛利率为23.5%、整业务毛利率为27.7%。然而在2020年第四季度,理想销售毛利率和毛利率较第三季度分别下降2.7%和2.3%。理想对此说明称之为,销售毛利率的下滑是因为四季度与三季度比起,供应商的一次性返利增加,也正是因为销售毛利率的下降造成了毛利率的下滑。

累计2021年2月18日,理想仅用14.5个月就实现了累计交付给量突破40000辆的这一“小目标”,刷新了新造企业最快交付给纪录。2月22日下午,理想创始人、董事长兼任首席执行官李想发表内部信称,理想的目标是到2025年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企业,并获得中国智能电动20%以上的市场份额;2030年沦为全球第一的智能电动企业。那么,现阶段的理想距离这个远大的“理想”还有多远的路要走?

交付给增长的压力

在新造企业三头部企业(蔚来、小鹏、理想)中,理想2020年第四季度交付量展现出较好。按照各企业已公开的官方销售数据,蔚来2020年第四季度交付给数量为17353辆,较理想多出2889辆,两者的交付量差距较三季度时有一定的收窄。小鹏2020年第四季度交付数量为12964辆,较理想较低1770辆,两者间的差距较三季度进一步拉大。从交付量数据来看,理想进一步稳固了自身交付给量第二名的方位,并且进一步增大了与第一名的差距。

但是在新造企业外,理想还面对许多竞争者。比亚迪公司在2020年第四季度的新能源销量为78748辆,是理想销量的5.44倍。上通用五菱凭借五菱宏光MINIEV一款就建构了月销3万辆以上的成绩。特斯拉2020年的交付量为499550辆,高达理想2020年交付给量十余倍。另外,百度、苹果等互联网和科技企业进场造,再加上吉利、标准化等传统企开始发力新能源,理想乃至其他新造企业都会面对更加激烈的竞争。

目前理想在销量渠道方面的布局也不及蔚来、小鹏这两个对手。理想财报表明,2020年三季度,理想总共拥有35零售店,覆盖30个城市,一个季度后,理想在41个城市拥有52零售店,还在83个城市享有114服务中心和理想许可的钣金喷漆店。而根据小鹏最新的财报,小鹏在2020年三季度时就已经拥有了116门店和50服务中心,覆盖了58个城市。蔚回到2020年第三季度,则在全国开设了167门店,覆盖全国93座城市,其中还包括145蔚来空间和22蔚来中心。

理想总裁沈亚楠在此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明确提出,2021年的销量渠道目标是,达到享有200零售店、覆盖100个城市。

纯电动的挑战

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,理想还讲解了公司未来的战略和新产品的发布计划。沈亚楠提到,理想目前正推进纯电动以及纯电动平台的研发,预计将于2023年发售。而产品投入方面,从2022年开始,理想每年至少发售两款新产品。但对于2021年产品投放则没有明确回应。

与其他新造企业有所不同,理想的第一款型理想ONE是一款增程式电动,而非显电动。而从增程式切换到显电动,理想将面对一系列新的挑战,包括开发新的显电平台以及与此相关的研发投放。沈亚楠提及,现阶段,理想正在为其即将发售的纯电动打造高压电动平台。这一平台将不具备四项基本技术:高充放电速率(C-rate)的电池、碳化硅技术、热力系统以及在10分钟内实现300到500公里的续航的大功率充电网络技术。

研发方面,理想一直在新造三强中投入较较少,这也被视为其需要实现盈利的一个最重要因素。以三公司披露的2020年第三季度研发费用数据来看,小鹏第三季度的研发费用为6.354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46.1%,较2020二季度快速增长98.7%,研发费用占第三季主营业务收入19.9亿元的31.9%。而蔚来第三季度研发费用为5.908亿元人民币,同比上升42.3%,较第二季度上升8.3%,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例为13.05%。理想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研发费用为3.345亿元人民币,较2020年第二季度快速增长66.1%,研发费用占到收入的比例为13.32%。

根据理想的第四季度财报,该季度研发费用为3.742亿元人民币,较上季度快速增长11.9%。理想回应,研发费用增加主要是由于新型研发活动和员工人数减少造成的。理想在今年2月宣布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,这一研发中心将致力于智能电动技术的前沿研发,还具备全新型的完整研发能力。理想官方称之为研发中心规模将达到2000人。除此以外,理想还与英伟达和德赛西威合作。这将让理想在2022年推出的全尺寸增程式智能SUV上率先用于NVIDIAOrin系统级芯片中运算能力最弱的产品,以提升理想在自动驾驶领域方面的实力,并逐步构建L4级别的自动驾驶。

在理想看来,通过理想现有的增程式电动技术和将来要推出的纯电动技术,其将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。“到那时(2024年)我们的产品组合将更大,我们将同时拥有减程式电动人组和高压显电动组合,这将使我们比新转入的公司有很大的优势。所以我们非常尊重那些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,但我们认为时间在我们这边。”沈亚楠说。

面临更多“后来者”的冲击和竞争,李想要在电话会议上回应:“我实在,我们非常敬仰,也非常欢迎这些科技企业进入这个行业。但是其实这个时间确实对我们和其他几新势力是更不利的。也就是当新转入的科技企业完成从0~1这个阶段的时候,其实我们几新势力建企,还包括理想,已经进入到从1~10的高速增长阶段,这是我们的基本观点。”